韦德绝杀篮网 观点:打铁还需自身硬,“俱乐部DNA”只是缓和矛盾的借口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足球天下网
韦德绝杀篮网

尽管阿森纳高层认为永贝里的“阿森纳DNA”很重要,但在Forbes作者Steve Price看来,DNA论调只不过是一个借口,球队DNA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上周,埃梅里黯然离开科尔尼训练基地,阿森纳传奇球星永贝里成为了球队临时主教练。作为球队老板斯坦-克伦克的儿子,球队董事约什-克伦克在接受阿森纳官网采访之时表示:“首先,永贝里拥有阿森纳的DNA。”

显然,约什-克伦克所谈论的“俱乐部DNA”,并不是乔治-格雷厄姆与阿森纳的“1-0主义”,也不是在谈论埃梅里执教阿森纳最后几天,球队更衣室里蔓延的叛逆基因,而是在谈论温格为阿森纳所留下的传统——永贝里正是温格时代阿森纳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他所谈论的肯定是温格时代“阿森纳DNA”中“战无不胜”的部分,而不是“缺乏冠军荣誉”的那个部分。

现在似乎非常流行谈论“DNA”的话题。正确使用“DNA”,它确实能够帮助球队展现出更大的力量——就如同“英格兰DNA”将三狮军团各年龄梯队串联在一起,展现出了更强大的力量。

然而近段时间,“俱乐部DNA”似乎只是“聘请一名前球员担任主教练,掩盖一切问题”的同义词,而不是用来指导从招募到球队规则等一切事物的俱乐部基本理念。

以索尔斯克亚为例,他经常被认为是当下曼联与弗格森时代曼联辉煌时期之间的一个纽带。毫无疑问,这位“娃娃脸杀手”和以“吹风机”闻名的弗格森是有明显不同的。毕竟弗格森是那种可以通过敲击手表这样简单动作威慑对手的主教练。至于索尔斯克亚,他的建队理念似乎是出于对弗格森时代的怀念,并结合了一些短期目标,而不是任何长期的计划。

索尔斯克亚被认为是当下曼联与弗格森时代曼联的纽带

作为球队的传奇球员,他们并不一定就是昔日主帅的“亲儿子”。布莱恩-克劳夫的“忠实仆人”马丁-奥尼尔作为教练,赢得过很多荣誉,但很少有人会说马丁-奥尼尔的球队严格遵守了克劳夫的箴言:“如果上帝希望我们在云端踢球,他会将草坪放在那里”。加里-蒙克,他执教斯旺西的风格显然远离了格雷厄姆-波特或者史蒂夫-库珀在“斯旺西之路”。

永贝里和索尔斯克亚的案例都是球队老板试图将他们各自俱乐部近年来的辉煌联系到一起。球迷与球队之间的分歧从来没有如同现在这么大,球队为了追逐商业利益,肆意榨取当地球迷的利益。不仅门票价格水涨船高,比赛开球时间也很随意。选择一位拥有所谓“俱乐部DNA”的主教练,似乎即时他们缩小这种分歧的一种方式,也是重新联系俱乐部真正球迷的一种方式。

另一方面,无论是克伦克家族,还是拥有曼联的格雷泽家族,他们都不似过去那些仁慈的当地商人那样,直接给钱就完事了。也不似曼城的老板那样,为了帮助球队提升实力而不惜赔本。他们投身足球行业就是为了赚钱,出售过去的成功比创造成功(购买一支能够挑战现在曼城、利物浦,以夺得联赛冠军的球队)要便宜得多。考虑到克伦克家族很乐意将圣路易斯公羊队(美国橄榄球俱乐部)“迁徙”半个美国,笔者真不觉得自己这样的观点是偏激的。

格雷泽家族过去曾在老特拉福德球场见证过许多球迷的抗议,当阿森纳球迷之前通过“温格Out”运动来发泄自己的不满之时,克伦克家族在那几个低迷赛季中的操作,或许会让他们在伦敦感受到在圣路易斯所受到的“恶意”。

沉浸于“DNA论调”之中,不如像温格那样,彻底改变一支球队的文化

回顾过去(寻找“俱乐部DNA”),也许是一种短期内让球迷们安定下来的廉价方式,但为了未来的成功,球队往往需要真正的改变,而这种改变或许会带来一些风险。毕竟,温格在执教阿森纳之初,也没有盲目地照搬格雷厄姆的战术策略。相反,他改变了整个球队的文化。

永贝里可能会像索尔斯克亚那样得到所谓的“蜜月期”,但其实他自己也说过,需要“五到六周的时间”才能够让球员们明白他的想法。这些想法不仅来自于他在阿森纳“不败夺冠”赛季的体验,也来自于他在六个不同联赛中的体验,以及他在沃尔夫斯堡和阿森纳的“教练知识储备”。如果说现在的永贝里真想要做出一些改变,那就是他需要撕掉“阿森纳DNA”的标签。他最大的任务就是清除更衣室内的“刺头”,并在球队营造一种积极的氛围。

尽管有几位专家认为永贝里不会在阿森纳主教练的位置上取得成功,但现在就断言他的成功或者失败,还为时过早。谁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在下周被波切蒂诺所取代。但无论他做什么,他成功失败与否,都与他所拥有的“阿森纳DNA”没有关系。

(Armour)

韦德绝杀篮网